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似水流年

所有的岁月都在悄然流逝,唯有文字可以将瞬间铭刻成永恒

 
 
 

日志

 
 

必须写下的文字  

2015-11-05 08:25:09|  分类: 我的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必须写下的文字

顾文艳

 

“‘教育是有意识的以影响人的身心发展为直接目标的社会活动。’这一定义提出时是作为个人‘创制’的,但至今未作修改。”叶澜教授在她的新书《回归突破》中这样写道。

第一次见到这本书是今年3月,看到朋友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叶澜老师“生命?实践”教育学论著系列丛书的图片,这一册《回归突破》就静静地立在那里……

9月,当我在“人民教育”微信公众号里看到全国“新基础教育”研究成果推介会将在常州举行的通知,便第一时间报了名。一个多月的期盼,终于来到了常州,当我从会议材料袋中取出这册《回归突破》时,竟有着邂逅般的惊喜,虽然我与“新基础教育”只是初相逢。

手捧着叶教授的这册20年“新基础教育”研究的集成之作,自然是沉甸甸的;而能在现场聆听叶教授的报告,那份喷薄而出的激动之情让我无法自抑;只觉得必须写下些文字,才能让我的心情稍稍平静。

 

学校是个生命场

 

《四个“读懂”,解构“新基础教育”研究内生力》是叶教授报告的主题,她首先阐释了何为“内生力”,接着从四个方面谈了“读懂”:一是读懂时代召唤,二是读懂学校,三是读懂教师,四是读懂理论与实践的关系。

叶教授说在这个“搞比赛”与“晒成果”的时代,人难免会浮躁。“时代需要能在多样、变幻的社会风浪中把握自己命运、保持自己追求的人。”毫无疑问,叶教授和她的“新基础教育”的研究团队就是时代所需要的人,任何风浪都不能改变“新基础教育人”前进的方向,二十一年如一日的执着追求,才有了如今的硕果累累。

“教育虽然面临着经济大潮和从未遇到过的许多新问题的困扰,但我们深信,这大潮能孕育出新的生命,这困扰会锻炼出新的勇士……时代之潮会把我国的教育推向一个新的无限宽广的天地。”当叶教授以铿锵有力之声讲述这段充满激情的话语时,我怎么也无法把眼前的她与“年逾七旬”这样的字眼联系起来。她是那样的激情澎湃,她就是站在潮头的勇士!

在讲述读懂学校时,叶教授首先列举了如今的学校教育存在的问题:以知识传授为本,以工业生产方式办学,管理重心高,教育过程单向、封闭。叶教授强调:提升学校的生命质感,是变革的核心。“生命”这是一个有温度的词,它是那么柔软,它代表着的是一个个鲜活而灵动的,独一无二的个体。

“学校是个生命场,教育是直面生命、通过生命、为了生命的人类伟大而特殊的事业。”可是,又有多少学校是真正的生命场?又有多少教师正从事着“直面生命、通过生命、为了生命”这伟大而特殊的事业呢?作为一名一线教师,几乎是校园和家两点一线,目睹着、耳闻着,因为无视生命的存在的林林总总,曾有着多少深重的忧思与沉重的无奈……

 

把教育的每个日子过成诗

 

叶教授报告中阐述得最具体的是对于教师的解读,在讲述教师角色观念的重构时,叶教授是以表格的形式呈现的。

比如讲“教师与变革的关系”时,叶教授以教师“不是上级制度规定的机械执行者”与教师“是有思想的实践者”进行对比并加以阐释。叶教授痛心地说:“事实上太多的‘不是’成了现实中的‘是’”。

 

我将叶教授所呈现的“教师与变革的关系”“教师与学生的关系”“教师与学科的关系”“教师与自我的关系”这四张表格中的12项“不是”与“是”的内容逐一与自己进行对照,值得庆幸的是,我应该算是符合“重构”后的教师角色的。虽然我还没有做到完美,但最起码,我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对日常教育实践的持续研究,是教师发展的基本路径。”叶教授以充满诗意的话语阐释着这个观点:“思想与创造是照亮日常世界的阳光”,“把日子过成诗”。好一个“把日子过成诗”!因为有了思想与创造的阳光,哪怕是碎花细草也自有一份独特的美丽吧?因为有了思想与创造的阳光,哪怕是平平常常的日子也会成为美妙的诗行吧?

 

“生命?实践”教育学是属人的教育学

 

叶教授在讲述理论与实践的关系时,最让我动容的是这一段话语:“在我的教育学研究生涯中,最能打动我的两个字是‘生命’,最让我感到力量的是‘实践’。教育学说到底是研究造就人生命自觉的教育实践的学问,是一个充满希望、为了希望、创生希望的学问。”

 

叶澜教授以最打动她的“生命”及最感到力量的“实践”来命名她的教育学派——“生命?实践”教育学派,这不再是普普通通的两个词,也不是两个词随意地叠加。这是叶教授与她的团队对她所创设的教育学派的定位。

 

这样的学派不是无法触及的空中楼阁,不是冷冰冰硬邦邦的专业术语,这样的学派直面的是每一个生命;这样的学派不是在高高的象牙塔中造出来的,而是叶教授以古稀之躯奔走于一间间教室,一步一步踩出来一条“为人的发展”的路。正如叶教授所言:“‘生命?实践’教育学是属人的、为人的、具有人的生命气息和实践泥土芳香的教育学。”听着,听着,我竟然不知不觉湿润了眼眶……

 

 

课是为学生上的

 

如果说第一天叶教授的报告如重锤敲击在我心头,那么第二日叶教授听课评课时的一言一行则如春雨滋润了我的心田。

我听的是常州第二实验小学呈现的两节语文课,一节为“课外阅读课内分享”课,一节为“单元导读课”,这两种课型都是该校老师在参加“新基础教育”研究中自主研发的,对于参会的老师来说,自然是耳目一新。

我一边聆听一边奋笔疾书,并未发现在济济一堂的教室里,叶教授也在其中。直到说课评课时,叶教授列数课堂上的一个个细节,我才知道叶教授自始自终都在全神贯注地听课;哪怕是课间十分钟,她也没有闲着,她一张张翻阅学生绘制的“阅读地图”,学生撰写的“单元导读语”,她在学生的作业中寻找着教学的资源。正如叶教授所言:“老师要有欣赏的眼光,要能读出学生的精彩!”

李政涛博士在《叶澜:一个人和她的教育改革》一文中对叶教授有这样的描述:“连续三天的时间,除了睡觉、吃饭,几乎没有空隙,一直泡在学校和课堂里。上午连听四节课,下午前半段评课研讨,后半段与学校领导团队和中层干部讨论规划,晚上与当地教育局领导开会总结近期进展……”叶教授听过不下5000节课,在这个“速成”的时代,有几人能像叶教授这样一次次走进课堂,一次次和教师和校长面对面地研讨呢?

 

“凡是聆听过叶澜评课的人,无不为其超强的‘现场功’折服。她不仅有对课堂现场围棋高手般的惊人复盘能力,不仅笔记就可以完整呈现教学中发生的点滴细节,而且有对在教学现场的整体与局部之间超强穿梭编织整合的能力……”何其有幸,我终于第一次在现场聆听了叶教授的评课,毫无例外,我自然是被她深深折服!

叶教授在评课时,心中始终装着的是“学生的发展”,她在观察课堂时,着眼点总是在学生。第一节课,叶教授指出课堂上有44个孩子,可是课堂前十几分钟,老师采用了单一的师生一对一的交流方式,其他学生成了“陪听”,而且有几个表现出众的孩子在课堂上反复被老师点名回答,回答次数均在三次以上。叶教授对课堂上学生发言次数的统计,不正是关注着每一个生命在课堂上的状态吗?

“记住,不管是谁坐在课堂上,课是为学生上的,不要为了追求完美,而只挑好学生回答问题……”叶教授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几乎所有执教公开课的老师都无法回避的“心魔”——追求完美。当我们为了追求完美时,我们就没有精力关注课堂上的每一位孩子,特别是那些需要我们给他鼓励,才能让他有勇气绽放的孩子们呀!

第二节课,叶教授指出上课的教师为了更多地呈现研究所得,教学环节走得匆忙。“问题就出在赶上,不赶,课堂上反而会呈现更多的精彩,让我们欣赏,使我们感动。”叶教授依旧是一语中的,指出了这节课的问题所在。叶教授不仅仅是指出了两节课的问题,而且对两节课的重建都提出了指导意见。“过一段时间,我还会再来听你们的课。”

聆听叶教授的评课,她对“生命”的无微不至的呵护,让我深深感动;叶教授全程参与合作学校的每一项教研活动的“实践”,则让我读懂了何为“力量”。

1994年,叶澜教授开始了“新基础教育”的研究,21年来,叶教授和她的“新基础教育”研究的团队一直走在路上。

1994年,我初登讲台,21年来,这是我第一次走近“新基础教育”,这是我第一次清晰地聆听叶教授的足音。这次聆听给我打开了一扇通往更美好教育世界的“窗”,我不知道将来我能否如愿成为“新基础教育人”,但是,这足音将永远回响 ,它会引领着我,向着明亮那方……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