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似水流年

所有的岁月都在悄然流逝,唯有文字可以将瞬间铭刻成永恒

 
 
 

日志

 
 

你还会来吗?  

2014-05-15 07:17:26|  分类: 青青校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还会来吗

顾文艳

 

走进这座乡村小学,满眼的绿让心一下子变得宁静,粉蝶在花丛间翻飞,偶尔飞过的几只小鸟,斜侧着身子,轻轻掠过树梢,又飞向蔚蓝的天空。教室里书声琅琅,看看手表,现在还是早读课的时间。

我看了看活动安排表,第一节听课,三(3)班的语文课《槐乡五月》;第二节我的童诗课也是在这个班教。我想:孩子们要连着两节课上公开课,或许会觉得累吧……

语文课上,我除了听课,就是观察班里的孩子,孩子们大都很投入,只有两个孩子很特别:一个靠墙坐的穿黄衣服的男孩,他不时玩着手中的钢笔,手上的墨水又抹到了脸上,好似长了一圈蓝色的胡子;要不他就故意用手臂轻轻撞同桌,或许他是希望同桌能和他一起玩耍吧;同桌不理他,他显得百无聊赖,就一次次的用目光在我们这一排听课的老师的脸上逡巡,好几次都和我的目光对接……一节课下来,他几乎就没有听讲,老师用眼神示意了好几次,他依旧我行我素。

另一个男孩穿着灰蓝色的方格连帽衫,老师带着孩子们一起朗读时,他闭着眼睛,嘴唇也紧闭,只是不停地左右扭转着自己的身体,好像在做广播操中的体转运动。

下课后,一群孩子蹲在地上,他们在玩什么呢?我走过去一看,原来在玩螺丝钉。他们用大拇指和食指捏紧螺丝钉,快速在手指间旋转后让螺丝钉垂直降落到地面,看谁的螺丝钉旋转的时间长。我发现,那个黄衣服的男孩也在其中。我走过去蹲下,和他们一起玩起来。

黄衣服的男孩满脸惊喜:“你是老师,还和我们一起玩吗?我们老师是不许我们玩的!”我观察了他们的玩具,有几个螺丝钉的根部很尖锐,我指了指说:“这几个太尖了,你们玩的时候要小心,不要戳伤自己,也不要伤了别人。”我又指了指黄衣服男孩手中的那颗螺丝钉:“最好玩这样的,你看,这个螺丝钉的根部短短的,秃秃的,不会伤了人。”

游戏还在继续,我和黄衣服的男孩边玩边聊天:“你家住在附近吗?每天是不是自己走过来上学呢?”

“我的家不在这里,我星期一坐校车来上学,星期五坐校车回家。”我看着眼前这消瘦单薄的男孩,心里不由涌上深深的怜意,这么小就离开父母生活,他一定很想念爸妈吧。

“你星期五回到家看到爸妈一定很开心吧?”

“看到爸妈是很开心呀!”他不由得跳起来,满脸灿烂的笑容,可那笑容又迅速黯淡下去。“可是,我回家看不到爸妈,他们在上海。家里只有爷爷奶奶。”

“你放暑假的时候可以到爸妈那里去呀!”我为不小心触及孩子的伤心处感到深深的内疚,赶紧安慰他。中国乡村有多少像他这样的留守儿童呀,我不由得心酸……

“是的,是的,我放暑假就去上海了。”孩子毕竟是孩子,一想到即将到来的暑假,他又无比欢欣雀跃。

“你现在一定在盼望着暑假快点到吧?”他笑着点点头。

“你喜欢上课吗?”

“喜……欢……”他回答得有些迟疑,声音也低了不少。

“他不喜欢上课。”旁边的一个圆脸男孩大声说,“他上课不听讲,老师经常批评他。”

“下面一节课是我给你们上,等下课后,你悄悄告诉我,你喜不喜欢听我的课,好吗?”我轻轻地在他耳边说。

“嗯。”他含笑看着我。

“一定哦!”我和他拉拉勾,他的小手指上满是蓝墨水,我正准备提醒他去洗洗手,洗洗脸上的“蓝胡子”,上课铃响了。

童诗课开始了,孩子们虽然是第一次接触童诗,可是充满想象充满童趣的这一组关于动物的童诗迅速吸引了孩子们,他们自由朗读时,显得特别兴奋。

“哪个孩子愿意来读读这首《蜻蜓》呢?”

我发现上堂课中,那个不读书只做“体转运动”的男孩也高高举起了手。“就请你吧!”我走到他身边。

第一遍他读书的声音很小,诗句间没有任何停顿,语速极快,好像匆匆忙忙赶火车一般。

“读诗要注意停顿,这样才能读出诗的节奏和韵味来,听老师读一遍,好吗?”

范读结束,我对孩子们说:“顾老师想再给他一次机会,我相信他能把这首诗读得更好,你们鼓鼓掌,给他一些鼓励,好吗?”

掌声过后,他又读了第二遍,这一次声音稍微响亮了一些,可还是读得很匆忙,没有停顿。

 “顾老师想再给他一次机会,我相信,这一次他一定可以读好。可以吗?”我征询着其他孩子的意见。“可以!”孩子们响亮地回答。

“你看着顾老师的手势,需要停顿的时候,顾老师会用手势提醒你,好吗?”

第三次,他终于读得很棒了!他一读完,孩子们就情不自禁地给他鼓起掌来。他笑了,小脸激动得红红的,开心地落座。看到这样的情形,我也庆幸,幸亏我刚才没有放弃。既然我指名这个孩子朗读,如果就让他在没有读好的情况下放弃,换另一个人来读,对于这个孩子来说,或许他不仅在这节课上,甚至在以后的课堂上,他都无法找到朗读的自信。

读诗、赏诗、写诗、改诗……童诗真的是太有魅力了,它像一块磁石,深深地吸引着孩子们,没有一个孩子神游于课堂,那举起的小手如茂密的小树林,有些小手,几乎举到我脸上……

下课铃响了,这节课显得特别短暂,还有好多诗作来不及当场评改了,孩子们纷纷围到讲台前,把自己的诗作交给我,黄衣服的男孩也来了。

“我喜欢你上课。”他附在我耳边说着悄悄话。

“是真的吗?”我笑着问他。

“是真的。”他无比肯定地说。

我刚收拾完教具,就接到通知到音乐室交流评课,我只得匆匆和孩子们作别。走到教室外,一大群孩子还是围在我身边,叫着老师再见。一个男孩跑过来,指着黄衣服的男孩说:“他说喜欢你的课,喜欢你!”我笑着说:“我喜欢给你们上课,喜欢你们!”

这时,黄衣服男孩走到我身边,轻轻问了一句:“你还会来吗?”

“我还会来吗?”我不禁问自己,这是学校安排的送教,我不知道下次会不会还是安排我来这里;即使来了这里,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安排我在这个班上课。或许我和这一群孩子,只有这唯一的一次相遇……

虽然我的内心一直有着一个心愿,到乡村学校,带着一群孩子读诗写诗,带着孩子们读绘本读童话读小说,带着孩子们写作属于我们自己的故事;可是,我真的有机会如我所愿吗?在一所宁静的乡村小学,和一群孩子在一起,慢慢地陪着他们长大;这样的梦想,我可以实现吗?

“你还回来吗?”我不敢再看黄衣男孩充满期待的眼神,哪怕是一个不爱听讲总是被老师批评的男孩,他的心中又何尝没有被关注被肯定的渴求?可是,我,一个偶然撞进他的生命中的匆匆过客,我还能给予他什么呢?身后孩子们和我道别的声音依旧响在耳畔,我却不敢再回首。我抬头看头顶的这片蓝天,只为让眼中漫溢而出的泪水不要流下来……

评课结束,已经十二点多,我本想再去那间教室,再看看那群可爱的孩子;可是,教室里空无一人,孩子们放学了。

回城的途中,我的眼前还是不停地闪现着黄衣男孩问我“你还会来吗?”时的神情,我很后悔,没有在评课前,带着他去水池边,帮他洗去脸上、手上的墨水痕……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