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似水流年

所有的岁月都在悄然流逝,唯有文字可以将瞬间铭刻成永恒

 
 
 

日志

 
 

从现在开始  

2013-04-22 13:53:03|  分类: 一年级,我们一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现在开始

顾文艳

 

博客搁置了半学期了,每天,心里都有着欠债似的感觉。

从现在开始,我又将用文字记录我和孩子们生活的日子。

清晨,送完孩子早早地来到学校,孩子们还没有进校,我走进教室,把桌凳又排了排,这样孩子们到教室时,会感受到那一份整洁的感觉。

还有一刻钟就要上早读课了,教室里已经有了五六个孩子,让我开心的是,孩子们都捧着语文书开始朗读了。上周一再对孩子们强调——早上到校就读书,看来,已经初见成效。

刘霄晓和严思源,他们正使劲地搓着小手,我走过去,握握他们的手,果然是冰冷的。

滕飞急匆匆奔进教室,头发随着脚步在跳跃,有几簇头发还翘在头顶。“你是钻在被窝里睡觉的吧?”我一边笑着问,一边轻轻地用手压平那小脑袋上翘着的头发。

“顾老师早!”徐旌程走进教室,声音嘶哑着和我打招呼。

“你嗓子怎么哑了,是感冒了吗?”我问。

徐旌程点点头。

“顾老师知道你特别喜欢画画,找个时间,把你画的画讲给我听听,好吗?”

他有些讶异地看着我,然后,开心地点点头。

这几日,我正在读《我是一支爱写作的铅笔》,书中描述的一个孩子和徐旌程很相似,史沃普老师,正是从和那个孩子聊他的画开始,走进了他的世界。我希望,我也可以做到。

孩子们读着书,门外传来了哭泣声,我走出去,果然又是吴悠。这段时间,每天上学,她都是拽着妈妈的衣角,哭泣。可是,只要进了教室,她又变得爱动爱笑了。只是,第二天清晨,她依旧会拽住妈妈,不让妈妈离开。

孩子们在读书,我在行间轻轻地走动。戴着小眼镜的陈浩然,读书时有些走神了。“这几次,你测验的成绩都很好,特别是写话,写得真棒哦!马上要期中考试了,祝你再次取得好成绩哦!”我悄悄附在他的耳边说。陈浩然立刻坐直了身子,还伸出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做出必胜的手势。

“老师,我不知道妈妈把牛奶放在书包里,牛奶把书和书包都弄湿了。”卢楚玙满脸委屈,交给我的家庭作业本上果然沾着黏黏的酸奶。

“没事的,赶紧用抹布擦一擦。”她拿着抹布走向了座位,我拿着她的作业本,走向了洗手池。

早读课一结束,组长们忙着收作业。

“滕飞哭了!”好几个孩子来报告。

我走过去时,他的身边已经围了一圈人。“怎么了?”

“妈妈没有告诉我,数学作业还要写《乐学好儿童》。”他一边哭泣着,一边奋笔疾书。围在身边的孩子,更是七嘴八舌地教他做题目。

“没事的,这事不怪你。”我摸摸他的小脑袋,安慰他。那原来翘在头顶的头发,此刻,也软软地趴下了。“你们也不要围在这里了,让他安安静静写作业吧。”我对他身边的孩子们说。

我和孩子们的新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一杯打翻的牛奶,还有两个哭泣的孩子。这是今晨的小插曲。

每周一,是全校的升旗仪式,我们一年级的孩子也会去大操场。

孩子们排好队,我轻轻走到吴悠身边,亲了一下她香香的小脸蛋:“顾老师和你约定,以后上学不要再哭了。从明天开始,你不哭,老师就亲亲你,好吗?”

她笑着点点头。

每次带孩子们去大操场参加升旗仪式,孩子们都有问不完的问题。

“旗杆上是不是有滑轮呀?”滕飞的问题很专业。

“那棵树上黑色的是不是鸟巢?”

……

而今天的话题则集中到了雅安地震。

“老师,是不是四川地震了?”徐旌程问。

“顾老师过会儿到班上会和你们谈这件事的。”

“我知道,是安雅地震了。”吴润舟抢着说。

“是雅安。”

“是雅芦山。”王忱又争着回答。

“是雅安芦山。”我再一次纠正。

“是真的有地震吗?我们这里会不会地震?”刘铭杰作出很害怕的表情。

回教室的路上,雅安,地震,这样的词汇不时地从孩子们的口中传出。

回头看,康翊晗捡起了几片落叶,过了片刻,好几个孩子的手上都拿着落叶。

前些日子,水杉树上落下的果子,也曾经是孩子们做操途中捡拾的“宝贝”。徐旌程还曾经把那果子作为礼物送给我。握着那小小的精致的果子,欣赏着,那果子好像是用小核桃雕刻而成的工艺品。

我曾经在心里对自己说:这是我第一次带一年级,也是最后一次带一年级,因为,带一年级时的心力交瘁,让我不敢再尝试。可是,我知道,多年以后,我带着另外一批孩子穿过操场上,我一定会想起一(6)班的孩子们,排着歪歪扭扭的队伍通过操场;回想起他们曾经捡起落叶,捡起果子,然后像得到宝贝似的,珍藏。我一定会珍藏着这一份回忆。

语文课前,我用了几分钟和孩子们谈了雅安地震,我告诉孩子们,希望他们快乐地享受每一天的校园生活,家庭生活。我还说,如果我们可以为灾区的小朋友们做些什么,就更好了。

今天的语文课是学习一组关于“夏天”的词串。

“喜欢夏天吗?”

“喜欢夏天,因为可以游泳。”王胤说。

“夏天可以吃冰激凌,我喜欢。”花晟说。

“我有些喜欢,有些讨厌。”刘霄晓说,“夏天可以穿裙子、凉鞋,可以吃碎碎冰。这是我喜欢夏天的原因。可是,夏天太热了,连花都枯萎了。所以,我又有些讨厌。”

“夏天有长长的暑假,我喜欢;可是太热了,我又不喜欢。”滕飞接着说。

在读到“台风”这个词的时候,孩子们一个个兴奋异常。

“刮台风时,我的帽子都被吹飞了。”徐睿说。

“我发台风时,伞被吹成那个形状了。”卢皓宇太激动了,竟然还说成了“我发台风”,好像他成了风神,他一边说一边用手势笔画着。

“你说的是刮台风的时候,伞被吹得反过来了,对吗?”我笑着纠正说。

“是的。”

“老师,刮台风时,一吹,伞反了;再一吹,伞又正过来了。”李子木慢悠悠地说,像是说相声一般。

在学习写字时,为了让孩子们记住“瓜”的字形,我画了一幅简笔画,一根竹竿下挂着几条瓜藤,瓜藤上结着圆圆的瓜。“这一点是不是很像瓜藤上结着的瓜呀?”孩子们笑眯眯地看着我画的图。

“顾老师,你写的是不是甲骨文呀?”刘霄晓问。

呵呵,看来以前给学生看过的那些甲骨文,深入人心了哦!“这不是甲骨文,是老师画的简笔画,为了帮你们记住这个字的字形。”

“哦!”她点点头,似乎恍然大悟。

在学习“荷”这个字的时候,李子木这样分析:“上面的草字头代表它是植物,下面的何表示的是它的读音。”

因为以前经常看到孩子们在写荷的时候,会把下面的“何”写成“河”。所以,我把这个错字写在黑板上和孩子们一起辨析。

“老师,我有一个问题。这个字下面为什么不是河呢?河表示水,水上开着花,不就是荷花吗?”刘霄晓发问到。

“你的想法很好,讲得很有道理哦!可是,这些字是我们的祖先造好的,如果,我们把下面写成河,就成了错字了。”我这样说的时候,心里甚至还有一些小小的无奈的感觉。为什么这个字下面不是河呢?

我们班的孩子特别喜欢提问题,我一直认为会提问是一种最宝贵的学习品质。以后,我要把孩子们提出的这些有趣的问题,一一记录。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