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似水流年

所有的岁月都在悄然流逝,唯有文字可以将瞬间铭刻成永恒

 
 
 

日志

 
 

他和他的十年  

2012-05-28 00:33:46|  分类: 点点滴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和他的十年

顾文艳

 

不记得第一次见到钱主席是什么时候,但记得2010年11月,钱主席第一次邀我参加了兴化市散文研讨会的情形。

1993年,我参加了第一届楚水笔会以后,时隔十七年,我才再次参加这属于文友的聚会,这当归功于钱主席给我提供了这样的一次机会。许多耳熟能详的作者名字,虽然似乎透过文字已与他们熟稔多年,可却大都是第一次见到。

从那以后,钱主席又邀我参加了好几次作协举办的活动,在一次次的活动中,我渐渐熟悉了一位位文友,而钱主席给我留下的印象则尤为深刻。

见过钱主席的人,都会用“朴实”一词来形容他。的确,这样一个词,用在他身上实在是妥帖至极。他随意的着装是朴实的,他温和的眼神是朴实的,他真诚的话语是朴实的……在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的眼前不由得浮现出这一幅幅画面:

上海《少年文艺》的编辑单德昌老师来兴化时,钱主席请他在德喜酒楼用餐。去酒楼的路上,风大雨大,钱主席就这样顶风冒雨地赶来了。他摸一摸头发上的水珠,又抖一抖外套上的雨滴,笑着说:“我这件外套挺好,可以当雨衣,雨这么大,也淋不透它。”

前几日,钱主席让我去作协填张表格。早就听说,作协是在一个小巷子里,七拐八拐,第一次去的人必定是找不到的。我刚骑车到钱主席说的阳山桥东,就看到单玫老师等在路边,想必是钱主席让单老师来接我的吧。我停车,向单老师挥手,正准备调转车头,一辆飞驰的摩托冲了过来,撞倒了我的车,我也被绊倒了。车摔坏了,我也受了点轻伤。

一到作协,钱主席就迎了出来。单老师告诉他,我被车撞了,钱主席赶紧查问我受伤了没有。见我没有大碍,他又查看我车子的“伤情”。看到我的车链条掉了,他旋身转进办公室,片刻就手拿工具走了出来,蹲下身子,帮我拨正了撞歪的挡泥板。看着他的背影,我不禁想起爸爸蹲下身子为我修车的情形,这样的场面是何其的相似,我的心里不禁涌起一股暖流。

今天,在《楚风》创刊十周年的座谈会上,我才更深地了解了钱主席这十年来,为了《楚风》,为了这本兴化人的文学杂志付出了怎样的辛劳!而他却一直微笑着,不谈其中的苦和累。当他接过赵校长赠送的纸扇,听完赵校长题在纸扇上的《忆江南》时,他却像个孩童般的,甩着手中的纸扇说:“我们一起扇一扇吧……”

十年,没有一分钱经费,全凭着他奔波“化缘”,二十期《楚风》才得以问世;十年,几千份稿件,是他一次次约稿,催稿;十年,每一篇文章中的每一个错字病句,是他一一批改;十年,是他一次次地泡在苏中印刷厂,只能以干粮白开水聊以果腹……

我想象着在烈日下,他奔东奔西的身影,“化缘”岂是易事?那得走过多少路,费过多少口舌?我想象着他拨通一个个老文友新作者的电话,组织稿源。我想象着,他挑灯夜战,审阅每一篇稿件,累了,揉揉疲劳的双眼,又继续埋头修改。我想象着他饿着肚子,在印刷厂里等着一本本散发着油墨香的杂志新鲜出炉的情形,那一份份杂志,岂不就是他的一个个孩子?

是怎样的人,可以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坚持十年,且把这份杂志越办越好;是怎样的人,可以不计较任何得失,为着这份杂志,只是一味地奉献着、奉献着;是怎样的人,用慈父般的爱用兄长般的关怀扶植着一棵棵文学的新苗,在新苗们茁壮成长的时候,微笑着给予祝福与鼓励。

是他,就是他。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