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似水流年

所有的岁月都在悄然流逝,唯有文字可以将瞬间铭刻成永恒

 
 
 

日志

 
 

追忆  

2012-01-22 10:23:58|  分类: 点点滴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追忆

顾文艳

 

终于放寒假了,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店铺里,琳琅满目的货品;龙年的脚步,近了,近了!

十二年一个轮回,龙年是我的本命年。十二年前的龙年,我结婚了;二十四年前的龙年,我还在爷爷的院子里,看爷爷和爸爸点燃一只只冲天炮,我远远地隔着窗户玻璃,捂着耳朵,看着……

每年一放寒假,我就迫不及待地让爸爸送我去爷爷家。简陋的乡村公路上,爸爸骑着他的老爷车,妹妹还未出生的时候,我坐在爸爸自行车的前杠,妈妈坐在后座;妹妹出生后,坐在爸爸前杠上的是妹妹,我则坐在后座;刚刚学会骑车的妈妈,歪歪扭扭地骑着一辆单车,紧跟在爸爸的车后。那时候,妈妈不会上下车,所以,爸爸总是先扶着妈妈上车,然后再载着我和妹妹赶上前去。快到爷爷家的村口时,爸爸总是猛踩几脚,冲到前面,再稳稳地停下车,把我和妹妹抱下来。这时,妈妈恰好会骑到村口,爸爸再扶着妈妈下车……

年前最快乐的日子,莫过于做团、做花生糖、芝麻糖的时候了。

爷爷的院子很大,爷爷性格好,人缘好,每年做团,左邻右舍都集中到爷爷家,那样的日子比过节更热闹。一只大极了的盆里,倒进了雪白的糯米粉,和米粉揉米团的总是进凤的爸爸,他撸起袖子,在盆子里一拳一拳地砸着,我在一边看得心痒痒,也会忍不住去砸上几拳。看到米团上留下的几个小小的拳头印,我很是得意。若是别的孩子砸米团,必会遭来家长的呵斥。可是,爷爷却总是笑眯眯地任由我胡闹。我甚至还会揪上一小团,搓得极细极长,再分成一小段一小段,粘在爷爷的下巴上,欢呼着:“爷爷长白胡子喽!”爷爷含笑的眼睛里映着我小小的雀跃的身影……

那边,奶奶、金存妈妈、菊芬婶婶正在把蒸熟的红豆揉成一个个小球,热乎乎的红豆小球香气扑鼻。每次,我和妹妹都会忍不住抓上一捧,大嚼。我极喜欢吃红豆,红豆汤、红豆粥、红豆团……爷爷会让奶奶为我特制一些红豆团,那些团,皮极薄,里面包着的红豆几乎撑破了外皮……

揉好的糯米团,被大家七手八脚揪成无数的小块,再把揉好的红豆小球包进去搓圆,就可以上蒸笼了!院子里,早就摆上了好多长条凳,上面搁着门板,门板上是洗得雪白的曾经用来装米的编织袋。一大团一大团的白色水蒸气从厨房里涌出来。院子里,朔风凛冽;厨房里,却暖意融融。

第一批蒸笼就在我们的期待中姗姗下架了!倒在编织袋上的一笼又一笼蒸好的团,都留下了清晰可见的纱布的印子,每个蒸笼里都垫着雪白的纱布呢!孩子们蜂拥而上,一个个等不及拿筷子,就伸出手捏一个,谁料那团又烫又粘,粘在手上烫得个个直叫唤……

这一天,大家就像流水线上的工人,各司其责。家家都不做午饭,饿了,就吃上几只团;渴了,就喝上几口爷爷准备的茶水。直到夕阳西下,最后一笼团也安然地躺在门板上……

芝麻糖、花生糖不是家家户户都做的,但我们家年年做。每年,爷爷奶奶会让我分一些给邻居的小伙伴。做糖一般都是在晚上,擦得几乎透明的玻璃罩灯,一圈小小的橘黄色光晕笼罩着我们。一只小小的炭炉放在屋子里,锅子里熬着金黄的糖料,奶奶不停地用小勺搅拌着,等糖料熬得可以拉出长长的糖丝的时候,就说明火候差不多了。那时候,我和妹妹就会用筷子挑上熬得稠稠的糖料尝一尝。糖丝越拉越长,那么长的糖丝几乎比我们个子还高,爷爷笑着点点我们的小鼻子:“我家养了两只小馋猫!”

熬好的糖料里,分别放入炒熟的花生米、芝麻,奶奶把糖料和配料拌匀,就可以出锅了。那被爷爷擦了又擦的四方桌上,早就涂了一层香油,油光锃亮,奶奶把出锅的糖饼倒在桌子上,爷爷得趁热把他们按平,按成四四方方的一大块;然后,取出锋利的菜刀,“嚓嚓嚓”,爷爷把一大块糖饼切成了一小片一小片……

为了照顾在县城工作的我,爷爷卖了老宅,在小城买了套小小的房。从此后,那些与老宅相连的记忆都存在了我的心底!从我十九岁工作到二十四结婚,爷爷奶奶无微不至地照料着我的生活。日益年迈的他们,在我婚后,被爸爸接回了老家,他们挤住在爸爸单位的职工宿舍里。

十二年前的龙年,腊月,爷爷最亲的大姐在上海溘然离世。爷爷伤心欲绝,此后,一直郁郁寡欢。春节时,我下乡看爷爷。爷爷耳背,我坐在他身边的小凳上,挨他很近,和爷爷闲聊。爷爷生怕我不舒服,忙把我拉到他的椅子上坐下,那时候,我怀着涵涵。

春节一过,刚开学的一天,先生到办公室找我,说是我爸打电话给他,告诉他爷爷走了!他的声音轻轻的,可是却似一声巨雷响在我的耳畔,我知道爸爸之所以不打电话给我,而让先生来通知我,一定是担心我承受不了这样的噩耗。泪一直流、一直流、几十里的路程,我的泪一直没有停过……

那一年是蛇年,爷爷属蛇,73虚岁。一个月后,爸爸新买的商品房装修好了,爷爷没来得及住上一天;四十天后,涵涵出生了,爷爷没有来得及看上一眼……如今,我是以涵涵的年岁,计算爷爷离开我的时间的。涵涵多少岁,爷爷就离开了我多少年!

每年春节,当我为奶奶买新衣新鞋时,我都会想起爷爷。爷爷在世的时候,喜欢吸烟,我却一再强调,吸烟有害身体。所以,爷爷总是背着我偷偷吸,快到我下班的时候,爷爷会赶紧打开门窗通风,哪怕是寒冬腊月,因为他深恐我会闻到烟味批评他。可是,如果我知道爷爷会在73岁那年,毫无征兆地离开我,我一定不会像这般阻挠他吸烟,我还会给他买上好的香烟,让爷爷尽情地吸。可是,直到爷爷离世的那一天,他甚至都没能吸上我给他买过的哪怕是一根烟!

去年的正月,是爷爷离开十周年。我去看爷爷,我给他买了崭新的纸牌,还有红中华香烟。当燃烧的灰烬随风飘上遥远的天空时,我知道爷爷收到了我的礼物。爷爷一定会开心地点起一支香烟,和他的老朋友慢悠悠地打着纸牌。他定会满脸得意地告诉他的老友,这是他心爱的孙女送给他的礼物!

爷爷,你知道我在想你吗?每一年的正月,爷爷,你能听到我含泪的呼唤吗?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