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似水流年

所有的岁月都在悄然流逝,唯有文字可以将瞬间铭刻成永恒

 
 
 

日志

 
 

中药情结  

2011-10-07 22:53:42|  分类: 点点滴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药情结

顾文艳

昨天终于挂上了王少华老先生的号。

抬头见一黑底金字的匾额,上题“名医堂”。一进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深檀色的柜台,柜台前忙碌着身着白衣大褂的药师,药师的身后是一排排与柜台同色的小抽屉。时光似乎倒流,恍然间好似走进了几百年的药铺。

左拐,走到尽头,便是王老先生的诊室。一张玻璃茶几置于诊室的门外,那上面排满了病历,每张挂号单上还标着序号,我是30号。靠窗是一排黑漆藤椅,有一张空着,我坐下,静静等待。

诊室里除了鹤发童颜的王老先生还有他的医学经验继承人严院长,来问诊的患者则有的站、有的坐,小小的诊室里几乎人满为患。

我从包里取出随身带着的那本刘瑜的《送你一颗子弹》,一页页翻阅,周围弥漫着淡淡的药材的香味。

我虽是第一次来中医院问诊求药,可自小对于中药,我就有着莫名的迷恋,有着一份解不开的中药情结,这份情结或许和爸爸是一名中医有关吧。

年幼的时候,曾见爸爸捧着一本本纸质柔软,纸色发黄的医书。那些医书一定是趟过了漫长的岁月的河流,才变得如此柔且韧吧。识字以后,依稀可以辨认出那些医书上的药材的名称,年幼的我为能识得这些文字心生欢喜。渐渐长大以后,再次读到这些药材的名称,才惊觉那些名字好美:当归、白薇、紫苏、白芷、苍耳、莳萝、半夏……这些美丽的名字背后应该都藏着美丽的故事吧。

假日里,喜欢和爸爸一起去上班,爸爸坐在高背的太师椅上,为每一个患者搭脉。爸爸的态度总是那么温和,特别是遇到耳背的老人,爸爸总是一遍遍耐心地问诊。爸爸办公室的对面就是中药房,一排排木质小抽屉上的铜把手,被岁月磨得锃亮。

我喜欢看药师们抓药的样子,他们似乎从不需要看小抽屉上标注的药材的名称,却可以准确地在那无数的小抽屉里麻利的抓药。一杆小秤起起落落,似乎只是转瞬间,一张张牛皮上便堆满了他们配好的药。那些药方上龙飞凤舞的字,似乎只有他们认得。

有时,我会走进药房,依次打开一只只抽屉,深深呼吸。每次走进药房,我都觉得时光似乎停下了脚步。我迷恋着中药房里的气息,我喜欢那小小的药筛,经纬分明的细细的铁丝外是一圈竹篾。铺满药材的牛皮纸在药师的手中三两下就变成了有模有样的药包,一只只药包整齐地叠放,一根棉绳把这些药包捆得结结实实。药师抓药包药的娴熟手法,在我眼中好似魔术师般的神奇……思绪越飘越远,手中的书竟没有翻上几页。

终于轮到我了,王老先生给我号脉、问诊,这就是爸爸经常说的“望闻问切”吧。八十多岁高龄的王老先生,态度非常和蔼,问诊也非常细致,还细心地交代了服药的禁忌。

当我手执药方走出诊室的那一刻,我向两位医生欠身致谢道别。取车时,又深深回望着匾额上的“名医堂”三个字。

去中医院二楼抓药,药房里的几位药师在无数的小抽屉前穿梭忙碌着,她们娴熟地抓药、称药、分药……淡淡的药材的香味依旧,可记忆中的那一张张铺开的牛皮纸变成了一字排开的金属盆钵。配完药,药师取出一叠方便袋,将一份份药倒进去,吩咐我把袋口扎紧。最后药师又递给我两只药筛,不料,那药筛也不再是记忆中的模样,白色的塑料质地的药筛让我无端添了一份沉沉的失落。

想及那遗失在岁月长河里的牛皮纸药包、那竹篾铁丝的药筛,手提一大包装满药材的方便袋的我,不禁怅然!

在岁月的长河里,我们遗失了太多太多的美好,何时,才能,一一捡拾?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