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似水流年

所有的岁月都在悄然流逝,唯有文字可以将瞬间铭刻成永恒

 
 
 

日志

 
 

那些流过的泪  

2011-09-29 22:26:18|  分类: 点点滴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些流过的泪

顾文艳

今天放孩子们一天假,不必写日记;而我,则想用文字记录一些曾经因阅读而落泪的故事。

女子是水做的,所以,落泪对女子来说,极为平常。高兴时落泪,感伤时落泪,疼痛时落泪,烦恼时落泪,那些悲悲喜喜的故事,有些已经不记得了。能记得的,便不会再忘却了。

记忆中,为一本书,流泪最多的是霍达的《穆斯林的葬礼》。

那日,从朋友处借得此书,将自己关在房中,一睹为快。一个穆斯林的家族,六十年间的兴衰,三代人命运的沉浮。文中对于玉器的精彩描绘,让我沉迷,我似乎缓缓趟过玉器流淌而成的河流。随着情节的发展,一颗心因人物的命运而沉沉浮浮。

新月重病不治,香消玉殒。为了让长眠的新月睡得更舒服些,深爱新月的大学教师楚雁潮和哥哥天星把墓穴中的坑坑洼洼都抹平,他们仔仔细细地抚摩着,把土块和石子都捡走,把碎土铺平,按实……楚雁潮的泪水洒在黄土上,他不能自持,倒了下来,躺在新月将长眠的地方,没有力气再起来了,他不愿意离开这里了!

读到这里,我真的是泣不成声。合上书页,我却久久不能平静,泪湿衣衫,夜不能寐。十六年前第一次读《穆斯林的葬礼》痛哭失声的情形依稀如昨。第二次捧读这本书,再次泪如雨下,却是我未能料及的。我不知道,再过十多年,若三读此书,我是否仍然会情不自禁地落泪。

暑假里,读了杨绛的《我们仨》。似宣纸般柔软的封面,土黄色,上方是灰白色的字:第一排写着“Mom Pop”,第二排正中是“圆○”;若不留意,你甚至看不到这两排淡得似有若无,好似用粉笔字写在土墙上的字迹。“我们仨”这三个作者的手书大字在封面的偏右下方。封底寥寥数行字:“一个寻寻觅觅的万里长梦,一个单纯温馨的学者家庭,相守相助,相聚相失。我一个人思念我们仨 杨绛”这样的文字让我泫然欲泣。

书中,杨绛回忆了他们一家的温馨生活,她的文字愈温暖,我读来却愈悲切。一个九十二岁的老人,在完成女儿生前未能了却的心愿——写一本《我们仨》;一位老人,送走了自己的女儿的第二年,老伴又乘鹤西去,她却在用文字累积逝去的回忆。

这些天,读着吴非的《致青年教师》,又数度落泪。特别是《像太阳一样升起的白旗》那篇文章,病中的作者在文中回忆起那些早逝的学生,感叹着生命的短暂。身患白血病不治病故的董维青,追随她而去的徐海,被脊椎恶性肿瘤夺取生命的袁梓,高考前突发心脏病猝死的毕彦波。

我走进教室,看见后面黑板上彦波的像,鼻子发酸——画得太像了。学生忘了,他们背对着他,而我则时时刻刻看到他。我很难过。学生说:“老师,再过七天我们就把它擦掉。”我说:“不,留在那里吧,这样我们班一个人也没少。”

读到此处,我不禁泪如泉涌。

那些曾经流过的泪,早已飘散在风中;那些书中的故事,却依然铭刻在生命的记忆中。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