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似水流年

所有的岁月都在悄然流逝,唯有文字可以将瞬间铭刻成永恒

 
 
 

日志

 
 

老去的太师椅  

2011-09-20 22:23:16|  分类: 点点滴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去的太师椅

顾文艳

今天,因为听课,走进了书法教室。

一色崭新的条几行的桌子,仿古的式样,栗色。当我的目光停在教室后排的高背太师椅上时,刹那间,我几乎泪流。

大概有十来张椅子,一字排开,这些椅子不是新定制的,显然是从古旧家具中搜集而来的。椅背的高度不一致,椅背上雕刻的花纹,有的精致些,有的粗糙些,有的或许是年代久远,雕花几乎被磨平了,看不清它们原来的面貌。所有的椅子都是那么光滑,那是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时光,将它们打磨成今天的模样吧。暗哑的光泽,没有油漆的椅面,一些深深浅浅的划痕,似乎在记录着一个个不为人知的故事。这些旧太师椅来自何处呢?它们曾经在哪一个屋檐下度过了它们的青春时光呢?

我的曾祖父家曾经有过这样的高背椅,我的祖父家也曾经有过这样的高背椅。位于东门朱家北巷的曾祖父家,那个有着格子木窗,铺着木地板的老宅早就拆迁,这排高背椅子中是否有一张曾经是在那座老宅子里的呢?当然不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那两把曾经陪伴着曾祖父、曾祖母大半生岁月的高背椅子如今又流落到何处了呢?

每次走过学校橱窗的时候,我都会看一眼橱窗里曾祖母的照片,她曾经是我们实小的校长?如果她还健在,她是否可以辨认出这排椅子中有没有属于她的那一把呢?不苟言笑的曾祖父是兴化解放后第一任负责文卫的老县长,记忆中的他总是不苟言笑。吃饭的时候,他总是和曾祖母肩并肩坐在那两张太师椅上。

二十五年前,属于曾祖父的那张椅子永远地空了。从此后,只有曾祖母一个人孤单单地面朝南坐在她的椅子上。十六年前的冬天,曾祖母的那张椅子也永远地空了。再后来,老宅子成了废墟。如今的我,只能遥望老宅子的方向,回忆起童年时在那里度过的点点滴滴的时光。

祖父酷似曾祖父,无论是五官还是神情动作,都像极了。所不同的是,只要和我在一起,祖父满脸都是慈爱的微笑,这与不苟言笑的曾祖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出生十个月后就和祖父生活中一起,是祖父每夜起来为我冲泡奶粉。祖父让我骑在他的肩头,炫耀似的扛着我穿过大街小巷。祖父抱着我坐在太师椅上,让冬日的暖阳一寸寸亲吻我的肌肤。还是在那张太师椅上,祖父将一粒粒葡萄、一片片梨喂到我嘴里。

十八岁那年,为了照顾在小城工作的我,祖父卖了他的老房子,卖了他生活了将近一辈子的老房子。

那座老房子卖给了他的邻居,听说,那邻居的一家如今都随着他做生意的儿子去了昆山,不知道那老房子是否又换了主人,不知道那老房子里的太师椅是否依旧安在。那院子里的花花草草想必已经荒芜了许久吧,没有主人料理的果树秋天还能结果吗?那果香还会如我童年时那般,飘满整个小巷吗?祖父去了,祖父的太师椅还在吗?祖父的果树还好吗?

这一排太师椅中,是否有属于祖父的那一把呢?真想去看看祖父的老房子,可是,我还能走进老房子吗?一把生锈的铁锁会把我拒之门外吧?

真想去看看祖父的老房子,再摸一摸那四方桌,再坐一坐那太师椅。真想去祖父的老房子,去找寻祖父曾经留下的手印和足迹,去找寻祖父那带着淡淡烟草味的气息。

走进老房子,或许能让我和远在天堂的祖父更接近!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