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似水流年

所有的岁月都在悄然流逝,唯有文字可以将瞬间铭刻成永恒

 
 
 

日志

 
 

乘凉  

2011-07-23 01:02:43|  分类: 点点滴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乘凉

顾文艳

夏夜,一碟水果,一册汪曾祺散文,不失为消暑纳凉之佳境也。

十五六岁,来到汪老的故乡——高邮读书,不记得是文选老师的推荐,还是在图书馆偶遇汪老的文字;记得的是我抱回了汪老的所有作品,囫囵吞枣读了一通。寝室的灯早早熄了,我却是睡意全无,打着手电夜读。很多年过去了,只依稀记得那些故事中的某个人物或某个情节;而文字的味道呢,当初就未能细细品味,日后又如何能回味?

不记得在何处读到一段话:诗歌属于青年人,散文属于中年人。似乎是不知不觉间,我从那个痴迷于席慕容情诗的少女,转身为在散文中体会人生况味的中年女子。那时候,席慕容的诗句几乎是我憧憬爱情的圣经,诵读数遍直至倒背如流。而如今,那些珠光玉润的文字,已被我遗失在记忆的长河中。现在,依然是喜欢诗的,仓央嘉措的《见与不见》感动着我,但似乎已没有了多年前那心灵的悸动,只是默然地爱着,寂静地欢喜着,没有了原来的疯狂与迷恋。

初夏,在晚饭花还没有打上花骨朵的时候,从书店觅得《汪曾祺精选集》,翻阅着,才知那本书中收录的都是汪先生的小说。《受戒》中的明海、英子还在书中等着我,只是,那串美丽的脚印,曾经的我却没有留心过。“五个小小的趾头,脚掌平平的,脚跟细细的,脚弓部分缺了一块。”少女时的我,或许对这些文字总是一掠而过,只是被小说的情节所吸引。多年后,我却在慢慢咂摸着文字的味道,也懂得了欣赏脚印的美丽之所在。《大淖记事》中的巧云和十一子的爱情,想必让当年不知爱情是什么滋味的女孩脸红心跳吧,现在读到的却是那“瓜子脸,一边有个很深的酒窝。眉毛黑如鸦翅,长入鬓角,长睫毛呼扇呼扇”的柔弱美貌的巧云内心的坚强,她敢爱敢恨,她为了照顾瘫痪的爹,受伤的十一子,她“把爹用过的箩筐找出来,磕磕尘土,就去挑担挣‘活钱’去了。”她深沉而坚定的眼神,就这样深深印在了我的心底。而十一子宁可被刘号长活活打死也不肯答应不再走进巧云的家门,那是在用生命捍卫爱情,这样的爱依旧让我眼角温热。而为了替十一子讨个公道,二十多个锡匠挑着二十来副锡匠担子,在全城的大街上慢慢地走,这支沉默的队伍,他们的无声抗议蕴含着摄人心魄的力量。小说结尾,汪老把三句话列为三段:

十一子的伤会好么?

会。

当然会。

汪老的回答掷地有声,而我的祝福,默默。

今天,又从书店捧回了《汪曾祺散文》,至此,汪老的散文与小说才算是聚首于我家的书柜。在散文中,倒是可以读到更多汪老的身影。其实,较之小说,散文是更接近心灵的文字。童年的回忆,旅途的风景,家乡的美食,无一不入得文字,也无一不让我心生欢喜。淡淡的文字中流淌着浓浓的情。初读,不易觉察;细品,却为之动容:

我所不忘的秋海棠总是伶仃瘦弱的。我的生母得了肺病,怕“过人”——传染别人,独自卧病,在一座偏房里,我们都叫那间小屋为“小房”。她不让人去看她,我的保姆要抱我去让她看看,她也不同意。因此我对我的母亲毫无印象。她死后,这间“小房”成了堆放她的嫁妆的储藏室,成年锁着。我的继母偶尔打开,取一两件东西,我也跟了进去。“小房”外面有一个小天井,靠墙有一个秋叶形的小花坛,不知道是谁种了两三棵海棠,也没有人管它,它在秋天竟也开花。花色苍白,样子很可怜。不论在哪里,我看到秋海棠,总要想起我的母亲。

读着这样淡淡的文字,却是泫然欲泣。那个独自卧病于“小房”的母亲,怎能不日夜思念自己的亲生骨肉,怎奈怕传染了孩子,就是见见孩子,也不同意,更不能把孩子紧紧搂在怀里亲吻。亲吻自己的孩子,对于得了肺病的母亲来说,是多么遥不可及的美梦。年幼的孩子,对母亲毫无印象,也感受不到丧母之痛。那“小房”外的秋海棠不知是谁种的,也没有人管它。会是母亲种的吗?在月华如水的深夜里,在丈夫、孩子、家人都沉沉入睡的时候,是母亲悄然打开小屋的门,在花坛中洒下秋海棠的种子吗?预知自己将不久于人世的母亲,是想留给孩子最后一株秋海棠花般苍白的念想,还是想让秋海棠代替自己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孩子总有长大的那一天,长大了的孩子,在母亲去世多年后,却是时时将她想起。那花色苍白的秋海棠,成了母亲的肖像!

这个夏夜,我读着汪曾祺的《夏夜》:

乘凉。

搬一张大竹床放在天井里,横七竖八一躺,浑身爽利,暑气全消。

不禁想起童年时,和表弟表妹们横七竖八睡在外婆家的大竹床上的情形。凉至深夜,外公会将我们一个个“小冬瓜”搬回房中。如今,小冬瓜们已一个个为人父为人母,也会在夏夜里,守护着自己的小冬瓜。

而我呢?今夜,我咀嚼着汪老的文字,乘凉!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