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似水流年

所有的岁月都在悄然流逝,唯有文字可以将瞬间铭刻成永恒

 
 
 

日志

 
 

说“借书”  

2011-06-15 23:16:19|  分类: 点点滴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借书”

顾文艳

“书非借不能读也”,早在初中课本上读过。可直到工作后,才似乎真正懂得这句话的深意。

记得读师范的那些日子,每次逛书店,总是“观而不买”,即使新书在手中焐得发热,终因囊中羞涩而忍痛释手。

对书实在是痴迷,课余时,我便沉溺于学校图书馆、阅览室,甚至花上两毛钱去学校门前那取名为“三味书屋”的租书屋。那时候,读书的速度也真是惊人,百万字的小说准能在一昼夜间吞没。每读完一本好书,都会有满“目”留香之感,那种滋味,也只有全身心地投入书本的人才能享受。若是一个悲凉的故事,不仅阅读时会赚足我的眼泪,此后的几天,我都会沉浸在那感伤的情绪中,无力自拔。因为阅读速度实在快,且又特别注意爱惜借来的书,有时还会与书的主人聊上几句读书的感受,我因借书而结识的“书友”便越来越多。且说学校门前“三味书屋”的主人程大爷吧,他戴着黑框眼镜,颇为儒雅,因为多次与之“神侃”,我竟和他成了忘年交。从此,他说啥也不肯收我的钱,反而把他自己珍藏的一本本好书推荐给我。如今忆起程大爷给我的种种优待,一缕温情仍荡漾在心头。

工作后,领了第一月的工资,我便从书店捧回厚厚一堆书,那些都是我读师范时眼馋了许久却未能拥有的。现在,它们已经完完全全属于我了,那一刻心中涌起了浓浓的喜悦。书柜里充实了许多,心中却又添了一份莫名的失落。说不清为什么,书柜里的书,成了遥远的风景。因为这些书已经属于我,我可以从从容容地阅读,我再也品尝不到学生时代为了赶着还书而打着手电读书至深夜的情趣。工作忙是忙,可也不至于冷落了我曾无比热爱的图书呀,难道,仅仅是它们不是借来的吗?难道,书真的是非借不能读吗?

我也曾经很乐意地把心爱的书借给别人阅读,我的书柜前经常会有一两位好友驻足挑选。看到自己喜欢的书被好友挑中,会觉得朋友间更添了一份默契。可是,当心爱的图书在外游荡了一圈,重新回到我手中的那一刻,看着卷起的书角,看着某些书页上留下的手印、油渍或是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痕迹时,竟会蓦然想起一句诗“零落成泥碾作尘”。我似乎看到一树洁白的梅花,可片片花瓣,在寒风中零落成泥……一颗心,似乎被狠狠揪了一下,疼,很疼。能回来的还算幸运,有些图书在外辗转数人,竟然再也没有回来。到现在我还在深深怀念我那些遗失的图书。其中一本厚厚的《中国十大流派朦胧诗选》,里面收录了舒婷、北岛、顾城等人的代表诗作,,我爱极了那些诗,有好多首我甚至熟读成诵。那本书是初中时的班主任老师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我甚是爱惜。可是,妈妈的一位同事在书橱里看到了这本书,兀自借去,就再也没有回来。我不知道它现在流落在何处,但是,它那淡紫色的封面,那淡黄色的柔软的书页,还有那些使我柔肠百结的诗句,却永远地留在了我的记忆中。

秉烛夜读借来的书,是极乐;钟爱的图书被借,不管是面目全非地回来,还是永远不再回来,都是至悲!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