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似水流年

所有的岁月都在悄然流逝,唯有文字可以将瞬间铭刻成永恒

 
 
 

日志

 
 

欠债  

2011-11-07 22:59:58|  分类: 点点滴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欠债

顾文艳

晚上七点多,妹妹发短信告诉我,妈妈已经平安抵达上海。其实,当时我手机正拿在手中,也正准备发短信问妹妹,妈妈到了没有。

清晨,我们刚刚起床,爸爸妈妈就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来到我家:热乎乎的烧饼,是我们的早餐;昨晚刚煮好的牛肉是带给涵涵的,他从小就喜欢吃凉拌牛肉;还有几包馒头,让我冻在冰箱里,喝粥的时候,可以蒸几只;一只大柚子,是妈妈昨天刚买的;还有妈妈为我煮的红枣桂圆汤,熬的阿胶,因为妈妈说我血色不好,这些都是补血的……

爸爸妈妈一边把东西收拾进厨房,一边嘱咐我该怎样存放这些食品。

我刷着牙,嘟囔着:“知道了,知道了。”

“我去上海的这些日子,你们都要辛苦了,要相互体谅。”妈妈不放心地千叮咛万嘱咐。

“我还要回去收拾衣物,我先走了,快点吃饼,凉了就不好吃了。”妈妈一边急匆匆往楼下走,一边说。

爸爸正准备随妈妈回去,可又折身回来:“还是帮你把这些东西收拾到冰箱里吧,你快要迟到了。”说着,爸爸又回到厨房。

涵涵兴冲冲跑过去帮忙,他帮外公找到了保鲜袋。爸爸把牛肉分切好,装进了保鲜袋。一部分放在冷藏,让我们可是随时吃;一部分放进了冷冻室;爸爸充分利用冰箱里剩余的空间,终于把这些食品全部归置到位。做完这一切,爸爸也离开了。

正吃着早饭,门又开了,妈妈走进了,掏出一只红包:“你们两人都快要过生日了,我不在家,也不能给你们做些好吃的,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我说:“不要,不要。”可妈妈丢下红包,又匆匆走了。每年我们一家三口过生日,妈妈都会给红包。妈妈一定是想到她在上海暂时回不来,所以提前把红包给我们。

今天是阿姨六十岁的生日,中午,家里的亲戚都聚在一起吃饭。因为担心迟到,我和涵涵提前离开饭店,妈妈是下午两点半的车,我自然也赶不及送她了。

妈妈跟着我们走到楼梯边:“妈妈不在家,你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别让妈妈为你担心……”我一步步下楼,妈妈的声音还是从楼上不断传来,那一刻,我的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

这么多年来,这是我第一次因为妈妈要离开我而落泪。爸爸一直说我和妈妈是同一类型的人,心直口快,眼里容不得沙子,所以,我和妈妈总是免不了磕磕碰碰。可是这一年多来,妈妈每天无微不至地照料着我们全家的生活:每天去早锻前,就打好豆浆,煮好鸡蛋,煎好饼,大碗小碗地提过来;为了不打扰我们休息,她总是悄悄地把早餐放在门口,又悄悄地离开。

午饭和晚饭,也都是妈妈精心准备的,我们一家在妈妈那里真是“饭来张口”。我要帮妈妈收拾碗筷,她都说:“你工作太忙,太辛苦,这些事不用你做。”有时候,我下班太晚,我让她先去体育公园跳舞,不用等我回来吃晚饭。只要妈妈不在家,我吃完晚饭,都会把锅碗洗干净;而第二天,妈妈总是无一例外地“责怪”我,不该洗碗,应该留着让她回来洗。

这一年多来,和妈妈朝朝夕夕地相处,不知不觉和她的感情深了许多,想到妈妈要离开我好几个月,泪不知不觉地流下来。

做女儿的,今生,或许永远也无法偿还父母的深爱;今生,必定是要欠着父母的感情债!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