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似水流年

所有的岁月都在悄然流逝,唯有文字可以将瞬间铭刻成永恒

 
 
 

日志

 
 

从怜爱开始……  

2010-04-13 23:06:53|  分类: 点点滴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怜爱开始……

顾文艳

 

今年的春天似乎有些怪,只匆匆打了几个照面,旋即躲开。往年这个时节,早已是春意盎然,可今年,我仍裹着厚厚的冬装,感觉冬天还未结束,我似乎是连续过了两个冬天。

站在教学楼下等孩子,风飕飕,春寒依旧料峭,不禁将大衣裹得更紧些。忽听得几声尖细的叫声,细细寻来,原来是一只刚刚孵出的小鸡在同事的车篓里一声接一声地叫着。那橙色的小爪子,紧紧抓着车篓,那该是求生的本能吧,它一定是害怕从车篓的缝隙掉下去。听同事说这小鸡就是在学校后门口买的,我的心微微一动,因为我想给孩子也买两只小鸡。可是,想到我曾经精心喂养了许久的一缸金鱼,在一个春天,接连不断死去的情形,心里又蓦地很难过。至今,我仍旧记得,每天踏入办公室时,看到陆陆续续浮在水面上的一条条金鱼,心里都难受极了,堵得慌!那是看着弱小的生命逝去,我却无能为力的无奈与痛楚。那些与我朝夕相处的小生命,那些曾给我多少欢乐的小生命,它们争抢食物时的生动活泼,它们休息时的宁静优雅,都烙在我的记忆中。一缸小金鱼,就这样离我而去,从那以后,我曾经发誓再也不喂养小动物了,因为,它们是那么柔弱,我生怕自己照顾不好它们,我无法面对它们离去时的忧伤。

孩子终于下楼来,我告诉他学校后门那儿有小鸡卖,还未等我说完,他已欢呼雀跃着冲出了校门,可是,校门口已几乎是空无一人。远远站着两个人,他们脚下是大大的白色的泡沫盒。及至走近才发现,泡沫盒里铺着厚厚的谷壳,可哪里还有小鸡的身影。这是两个年轻而时尚的年轻人,似乎无法把他们与卖小鸡扯上关系,但我还是问:“还有小鸡吗?”虽然,我明明看到他们的盒子里已空无一物,但我实在不忍心看到孩子满脸失落的神情。女孩说:“下午放学时来吧!”“要到下午放学才有呀?”话音中是涵涵难掩的失望!男孩的电话响了:“还有两分钟就到了,好的,好的。”男孩告诉我再等两分钟就可以买到小鸡了。涵涵又顿时兴奋起来。这条空空的路上,风从河对岸吹来,我冷得几乎有些哆嗦。可看着涵涵那充满期待的模样,我只好等着,并乘机向他们请教照料小鸡的注意事项。男孩告诉我,最主要的是要做好保温工作,小鸡怕冷,所以要给他们加温,可以在盒子里放上冲了热水的饮料瓶,不能喂小鸡吃生米,吃多了不消化会撑死的。暂时不能喂水,怕小鸡喝水喝胀了,有太阳的时候,让他们晒晒太阳。涵涵忍不住插话问:“叔叔,小鸡可以养到多大?”男孩说:“可以长到菜场里的鸡那么大。”涵涵又问:“等小鸡长大一些,我可以带着它们去散步吗?”听涵涵这么说,我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一幅有趣的画面:涵涵走在前面,神气活现,他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的是两只小鸡,有时它们又会淘气地跑到前面,回过头来看看小主人。其实,我知道,小鸡是很难养活的,那样的画面或许只能存在于我的想象,而不可实现。男孩又说:“最好买两只小鸡,这样好养活。”涵涵抢着说:“我知道,一只小鸡会害怕孤单!”是的,小鸡都害怕孤单,何况是我们呢?

终于等来了送小鸡的人,涵涵小心翼翼捧着小鸡坐在我电动车的后座上。从捧着小鸡的那一刻起,他便目不转睛地看着它们,并不停地报告着他的观察结果:“妈妈,一只小鸡嘴是红色的,一只是黄色的。”一会儿又说:“妈妈,小鸡身上的毛是淡黄色的,可是翅膀上的毛是白色的。”他还不停叮嘱我,慢慢骑,别把小鸡颠坏了,还说我骑车的速度必须在十五码以内。一路上他就这么咋咋呼呼,不是惊恐地说小鸡好像不叫了,就是说一只小鸡压在同伴身上,会把同伴压死的。就在他的大惊小怪声中,我们好不容易和小鸡一起安全到家。我赶紧到车库里为小鸡找了一个空盒子和两个空饮料瓶。一到家,我便让妈妈赶紧把快冻僵的小鸡捧到阳台上晒太阳。一路上“叽叽叽”叫个不停的小鸡,在温暖的阳光下,渐渐地安静下来。我又捏了几个软软的饭米粒放在它们身边,还在饮料瓶里灌了水,垫在它们脚下。我急急忙忙吃完饭,就跑到阳台上去看它们,先前白白软软的饭米粒现在是又冷又硬,我又去锅里取来几粒热米粒。可是饭粒太黏,粘在一起,刚出生的小鸡,根本无力将它们啄食。还是妈妈想到一个好办法,她将碗里泡过汤的米粒挑了几粒放在小鸡身边。妈妈,我和孩子,就这样围着小鸡,它们是我们这个家庭中最弱小的成员,最让我们怜惜!

下午上班前,我又给它们冲了一瓶热水焐脚。下午忙着上课听课,好不容易空下来,我急忙打电话给妈妈,问她小鸡情况如何,当妈妈告诉我它们一切安好时,我竟然长长地舒了口气。虽然,它们才来我家半日,但我已深深地牵挂着它们,生怕它们有任何闪失。

涵涵和我一样,一放学就奔到小鸡身边,轻轻地抚摸着它们。那情形,似乎是与久别重逢的好友相聚。

晚饭后,我又在为小鸡如何能熬过这寒冷的夜发愁,用灯一直照着它们,又担心影响它们休息,最后,我还是找出热水袋,冲好放在盒子里,再找来一条旧睡裙,算作给他们盖被子吧。在一块泡沫上,挖了两个透气孔,挡在盒子上方,这样也可以保暖些!

在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两只小鸡已经在隔壁安睡了,孩子临睡前又俯下身子,凝视了它们许久,他说:“好好安息吧!”猛然间,他自觉失言,赶紧捂住嘴,然后郑重地说:“好好休息吧!”

我不知道,这两只小鸡能否度过这几天寒冷的日子,妈妈说:“小麦上了场,小鸡赛霸王。”我在等着收小麦的那一天,我等着我的小鸡们一个个结实得赛霸王。或许,今天的梦中,我会和我的涵涵一起带着小鸡散步呢!明天,我和涵涵还要给它们取一个好听的名字!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