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似水流年

所有的岁月都在悄然流逝,唯有文字可以将瞬间铭刻成永恒

 
 
 

日志

 
 

花落亦成歌  

2010-04-12 19:12:05|  分类: 点点滴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落亦成歌

顾文艳

 

餐桌的一角,茶色花瓶里洁白的百合怒放着,一天天过去,她们无可遏止地萎谢了,“噗”的一声,那是花瓣坠落时唱出的最后一个音符……原来,花落亦可成歌!

淡淡的芬芳伴着花瓣最后的歌唱,余音与残香交融,缭绕着不愿散去,原来落花也可以如此优雅,拈起凋落的花瓣,想到同事身患绝症的母亲,我不禁肃然起敬……

在那个春日的午后,窗外阳光透过玻璃洒下一地温暖,同事向我们讲述着她周末去看望母亲的情形:

我到家时,看到家门洞开,屋内却空无一人,我唤着“妈妈”,却无人应声。那一刻,强烈的恐惧紧紧攫着我一颗怦怦跳的心,一种不祥的感觉迅速蔓延,会不会是母亲病情突然恶化?会不会是……?种种令我惊恐的念头充斥我的脑海,我竟不禁脚步踉跄。

直至走到屋后,看到母亲安然地坐在菜园边午后的光影里,那一颗几乎蹦出嗓子眼的心才算安定下来。父亲在菜园里拔着杂草,母亲默默看着父亲的背影,父亲在劳作的间隙,不时回过头来看看母亲。这一小块菜园,是父亲退休后消磨时间的最好去处,其实父亲是喜欢养小动物的,但我们兄妹都觉得家里养小动物不干净,父亲便把全部的时间和精力耗在这小小的菜园里。自从知道母亲身体里的癌细胞扩散,母亲已是去日无多,父亲每次来菜园,便都搬张椅子,让母亲坐在园子边,这样父亲一回头便可以看见母亲,这样他也才能安心!

我搀扶着母亲回到屋内,因为病情日渐加重,母亲即使是稍长时间站立,也会体力不支。但她不肯卧床休息,每日仍是早早起床,她说躺着人会更虚弱,即使疼痛难忍,每天也要坚持走几步,锻炼是对身体有好处的。

母亲从箱子里掏出几件首饰,平静地说,这辈子她和父亲虽然一直勤俭克己地生活,但亦没有太多积蓄,这些自己戴过的首饰留给我,权当作个念想。我不禁红了眼眶,掩饰说:“你还是留着自己戴吧,你不是还好好的吗,日子长着呢。”可母亲淡淡一笑,说:“虽然你们什么也没告诉我,但我自己的病,自己是心里有数的。我的时间不多了,那个字没有什么可怕,即使活到一百岁,也还是那条路,我已七十岁了,活到这岁数,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现在,我只是觉得对不起你父亲,我照顾了他一辈子,他什么也不会做,可他老了却还要照顾我的生活起居,他受累了……”听着母亲的话,泪水再次漫过眼眶,但我赶紧拭去,因为父亲一再嘱咐过我们兄妹,回来看母亲,谁也不许掉一滴泪。我们兄妹本来是商量着找个保姆照顾病重的母亲年迈的父亲的,可是一辈子节俭惯了的他们,却都一致强烈反对。父亲执拗地说他可以照顾好母亲,我们无奈,只能随了他们。但我终究是放不下心来,每个周末,我都会下乡看望母亲,母亲却埋怨我不该回去。她说我做教师,平时工作太辛苦,周末该在家好好休息,不该来回几十里奔波。还说我体质差,总是感冒是因为挑食,让我要注意营养要全面,这样才能增强抵抗力。

听着母亲絮絮叨叨的话语,我不禁又红了眼睛。母亲说:“我已准备好了身后的衣物,只差一套内衣了。”我赶紧问母亲想要件怎样的内衣。母亲说想要件白色底上小碎花的内衣。我心想这样的内衣,超市里估计买不到的。还未等我开口,母亲说:“这不用你操心的,我已在街上加工内衣的店里看到了这样的布料,我明天就去量个尺寸,做一套……”母亲似乎是在说着别人的事,那么从容,那么平静,无一丝悲怆!我的不识一字的母亲呀,在生死面前的气度,却让我不能不叹服!……

窗外阳光依旧灿烂,听着同事的叙说,我扭头看窗外,却是一片朦胧。因为,不知不觉间,泪水已漫过我的眼眶。在朦胧的泪眼里,我依稀可以看见一片菜园边坐着那难掩病容的瘦弱的母亲,她平静地看着远方……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