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似水流年

所有的岁月都在悄然流逝,唯有文字可以将瞬间铭刻成永恒

 
 
 

日志

 
 

托起太阳  

2010-04-12 00:07:37|  分类: 点点滴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托起太阳

——写在父亲节前夕

顾文艳

 

第一次看到这桢照片,是在同事的影集中,它就这么突兀地撞进我的眼帘,我深深地被它吸引,不需要任何理由地喜欢上它,而且再也忘不了!

照片上,远处黛色的树影如写意的山水画般朦胧,天空也是一片朦胧,没有海水般的蓝,没有浮云的白,显得辽远而苍茫!几丝电线,似淡淡的墨痕,从天际划过!近处,清晰可见的是几柱路灯,三五个白色的圆灯泡,凑成一簇,远看如树端盛开的广玉兰,想象着夜幕下的它们,应该会散发着柔和的灯光,竟然觉得似乎是可以感受到夜色中玉兰花的幽香了!照片上的父亲,只可以看见穿着白色T恤的背影。看不到父亲的面容,无法知晓父亲此刻的表情,但我们却可以想见,抱着娇女的父亲,心中的那份满足与喜悦。父亲的爱从来都不是显山露水的,那份藏在心里的爱,却可以透过背影,给所有人以感动!那小小的可爱的孩子,此刻正倚在父亲的肩头,张望着世界。她还是个懵懂无知的婴儿,在她的眼中,世界是那么新奇,那么精彩!孩子那乌溜溜的大眼睛是那般专注,是一只飞舞的快乐的蝴蝶吸引了她吗?还是一朵花的美丽绽放引起了她的注意?我们不得而知,可是,那份安宁与踏实却清清楚楚地写在孩子的脸上。因为她知道:父亲的怀抱是最温暖最安全最舒适的,父亲有力的手臂,会托起她的一生!

此刻,不禁又想起了不知感动了多少人的——朱自清先生的《背影》,文章以平淡得无法再淡的笔墨开篇:“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二年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 。”这寥寥数语中,却隐藏着一段怎样刻骨铭心的记忆,一幅怎样难以磨灭的画面?没有华丽辞藻的堆砌,没有浓墨重彩的抒情,有的只是那朴实至极的白描,似乎是白开水般的清淡,就这么娓娓道来,却让无数读者为之动容:“走到那边月台,须穿过铁道,须跳下去又爬上去。父亲是一个胖子,走过去自然要费事些。我本来要去的,他不肯,只好让他去。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我赶紧拭干了泪。怕他看见,也怕别人看见。”再次回味这段文字,再次泪流!那着深青色棉袍的蹒跚的背影,那努力地爬上月台的背影,留在了多少人的记忆中,忘不了,忘不了!如今,朱自清先生也早已离开了我们,想起曾经看过一篇电视散文《穿布鞋的故居》,描述的就是位于扬州的朱自清故居,自此后,便念念不忘,总想着要去看看的。前几日去扬州,心里仍是想着要去朱先生的故居走一走,看一看的,最终未能成行。我只是透过车窗远远地看了一眼,那驻足于青砖高墙的小巷中的故居,想象着木格的窗棂上,阳光一寸寸游移,想象着铺着青石板的小院,有绿绿的苔藓尚未印上屐痕。那故居里应该是静的,寂静。那总是喜欢穿平底布鞋的朱先生;那每逢开会,从不坐主席台,只拣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静听同事们阔论的朱先生;也应该是喜欢这份静的,那又何必去打搅呢?还是不要惊扰了朱先生吧!我已在自己的想象中走进了故居,足矣!

至今还记得好几年前,在一位同事的婚宴上,她的父亲动情地说:“小时候,我总是把女儿扛在肩上,她是我的宝贝,如今,我把她交给了新郎,我希望他能好好珍惜我的宝贝!”接着,他又满含热泪唱了一曲《父亲》:“那是我小时候,常坐在父亲肩头,父亲是儿那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在歌声中,父亲哽咽着,新娘满含热泪,参加婚宴的我们也都湿润了眼眶!那位父亲此时此刻的复杂心情,我想只有为人父者在自己的女儿出嫁时才能真正体会吧!有着为女儿成家而感到的欣慰,更多的却是将自己的掌上明珠托付给女婿时的不舍和忧虑,不知那个他,是否会珍爱自己的女儿,是否会给自己的女儿一生的幸福?我想我的父亲在我出嫁时,应该就是这样的心情吧!就在花车要将我接走前,父亲借口说要到小房间里找东西,却久久久久地没有出来。母亲去找他时,却发现小房间里的父亲早已红了眼睛,他哪里是要找什么东西,只是不想让我看见他的眼泪而以。当我终于要离开时,我抱着父亲说:“爸爸,我走了!”话未说完,眼泪早已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而爸爸也掏出手帕不停地按着眼角,嘴里却说着:“好的,走吧,走吧!”此刻,一幕幕关于父亲的记忆全部涌上心头:难忘我阑尾手术那天,在外出差的父亲,跳下车,来不及放下行李,直奔手术室的身影;手术后,父亲轻轻托着我,轻柔地把我抱下手术台,如捧着一件易碎的珍宝!其实,那时他的右臂扭伤了,但他坚持不要其他人帮忙,生怕别人手脚重,动作不够轻柔,他不想再让我受一点点罪,硬是忍着手臂的疼痛,一声不吭地独自把我从三楼的手术室抱到一楼的病房。我的伤口不久便愈合了,可父亲那受伤的右臂却很久很久未能完全康复,每至阴雨天,总隐隐作痛……

父亲每次来看我,总不忘给我车的链条加加油,给轮胎充充气,把松动的螺丝紧一紧……我发表在报刊上的一些零碎的文章,父亲总是细心地收集起来,剪贴成册,悉心珍藏……父亲就是这样默默地,无言地,于细微处关心着我,呵护着我——他心爱的宝贝。

天下所有的父亲,其实都是一样的,儿女是他心中唯一的太阳,他就这么稳稳地坚定地站着站着,就像照片上的父亲;他有力的膀臂将儿女托起,就像地平线托起了初升的太阳,一天天,一年年!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