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似水流年

所有的岁月都在悄然流逝,唯有文字可以将瞬间铭刻成永恒

 
 
 

日志

 
 

孤独的姿势  

2010-04-12 00:15:17|  分类: 点点滴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孤独的姿势

顾文艳

 

窗外的寒风,似乎是愤怒的狮子,撕扯着一切,就连云,都被它驱逐得不见一丝踪影!寒冷的冬天,就这样来了!

教室里,因为坐满了学生,所以,感觉不到凛冽的寒意。学生们埋头答着试卷,只有笔尖落在纸上的“沙沙”声,好似无数的春蚕咀嚼着满园的桑叶发出的声响。这么安静,越发可以清晰地听见北风的呼号,北风似乎是吹着尖锐的口哨,呼啸而来!无意间,我向后面教学楼的楼顶看去,那里竟然有一株两三尺高的不知名的野草,在风中一次次倒伏,又一次次站立!那是一株怎样的草呀,说不清它的颜色,似乎是绿色,又似乎是棕色,或者是灰色,就是那种灰不溜秋的颜色,在灰蒙蒙的天空的映衬下,越发地显得黯然无光。颜色这样的不起眼,形状也是毫无特点,有点像茱萸,或是野蒿,实在是叫不出它的名字,或许,它本就没有名字,只是一株无名的草。只是,它的神情是那样的寂寥!偌大的天空下,是光秃秃的楼顶,除此,楼顶上再无生物,哪怕是苟延残喘的一只冻僵的秋虫,抑或是只有草芽那般瘦小的枯草的痕迹!没有,除它之外再没有可以呼吸的生命,在楼顶栖居。这株野草,站在北风中,用一种孤独的姿势,却是那般决绝地站立着。当狂风一次次袭来时,它深深地弯腰,可是,风走过以后,它又会重新挺直了腰肢,那一次次的倒伏,似乎都是为了那一次次地重新站立!这是一种孤独却无比顽强的姿势!

孤独的岂止是这一株草,还有它——一株香橼树的孤独,曾经一次次刺痛我的双眼!这株几百岁的香橼树,我不知道,它曾经的家园是那所已拆迁的百年老校,还是哪一户花香满园的小院?我只知道,我第一次看到它的时候,就是在小城新开出的一条最繁华最宽阔的马路——英武中路上。它脚下一丈有余的土地,被砌成一个好似舰艇般形状的花坛。于是,它便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站立在滚滚车流中。在那川流不息的车的海洋中,花坛是一座小小的孤岛,而这棵年迈的香橼树,便以那最孤独的愁容,一日日寂寞地老去!两旁的建筑工地,机器轰鸣,灰尘漫天,呛得它咳嗽喘息;身边流淌不息的是车流,汽笛声此起彼伏,聒噪得它心绪不宁;浓烟滚滚的尾气,熏黄了它的脸;它就这么病歪歪地站立着,想念着曾经鸟语花香的从前。那曾经筑巢在枝头的小鸟,在蓝天掠过时,再也不愿在它的肩头栖息,哪怕只是停留片刻,更不会用那长长的喙轻轻梳理它的秀发;那翩翩的蝴蝶再也不会在它的花叶间流连;就连那缕缕流云,也不愿为独自站立在马路中央的它,遮蔽一片阴凉!它一天天地瘦弱着,苍凉着!就连它的孩子——香橼果,在秋天,本该回家看望妈妈的季节里,也没有一个愿意回来。那曾经儿孙绕膝的热热闹闹的秋天呀,成了永远的回忆!等待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母亲,在这个长长的秋季,望酸了双眼,也没能盼回一个孩子!这烟尘,这噪音,终于将它置身于无边无际的孤独,它是那么凄凉,那么无助!

孤独是曲终人散时,绕梁的那最后一丝余韵;孤独是烟花绽放后的一地落红;孤独是停车棚里的最后一辆单车;孤独是沉睡的夜,沉睡的城市里,难眠的人;孤独是夜空唯一闪烁的星;孤独是流浪的猫;孤独是倚门凝望远方,等待着游子回家的母亲的身影……

孤独是一种姿势,一种站立的姿势,一种长久地站立的姿势……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