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似水流年

所有的岁月都在悄然流逝,唯有文字可以将瞬间铭刻成永恒

 
 
 

日志

 
 

往事并不如风  

2010-04-11 23:37:34|  分类: 点点滴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往事并不如风

顾文艳

 

这里记下的是关于童年的印记,岁月的流逝,许多的往事已飘散在风中,无法找寻它们的踪迹,如大浪淘沙般,留下的便是曾经的欢笑与泪水,往事并不如风!

 

水果和蛋黄

七岁读一年级时,我才回到父母身边,这以前所能记起的时光,都是和那座名为“大顾”的村庄紧密相连的。我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生活在这儿,他们的祖辈或许也一直生活在这儿。“顾”姓的人家占了村民的一半,而外公的“徐”姓人家也差不多占了村民的四分之一。爷爷的家有着很大的庭院,那里种着梨树、苹果树、葡萄树、桃树、差不多可以算得上是小小的果园了。每到果香飘满园的季节,黄澄澄的梨、紫盈盈的葡萄、白里透红的水蜜桃、滑溜溜的苹果,它们一个个、一串串、缀满了枝头,压弯了枝丫。爷爷特制的那个摘果实的小布袋,好像长着一双神奇的眼睛,因为它总可以在满树的果实中找到最大最甜美的那一个。精挑细选的水果,被奶奶洗得干干净净,放在竹篮中,再把放着水果的竹篮吊在水井里,浸在冰凉凉的井水中。晌午,吃过午饭,我总要睡一睡,而每每睁开惺忪的睡眼,摇摇晃晃地晃到门厅,总会看到那张我专用的小方桌上,静静地摆着一只绿色的小瓷缸,里面是刚从水井中提上来的水果,它们冰冰凉凉,却又总像是怕热似的,浑身缀满了圆溜溜的透明的“汗珠”。果树上的果子好像总被爷爷奶奶分了等级。“果王”理所当然地都成了我午后的“水果大餐”,稍逊一筹的一级水果,总是分给了街坊邻居、亲朋好友,而那些因为被鸟啄了,或是被虫咬了,或是长得不够端正的挑剩的那些水果,就是爷爷奶奶自己消化了。写到这儿,不禁又想起一个和吃有关的细节。爷爷每年总会腌制一坛或更多的咸鸭蛋。他的手艺实在是很不错。现在想起,似乎仍可以看见那黄灿灿的冒着油花的蛋黄,如夏日正午的太阳一般耀眼。春夏季节的清晨,我的小方桌总会摆在院外的一丛浓密的树荫下,微风习习拂过我的发辫,槐花的香味在上空缭绕,我举起咸蛋,对着清晨的朝阳,找到那透明的空隙处,在小方桌上轻轻磕一磕,再剥开蛋壳,小勺挖一挖,那冒着油的金黄而松软的蛋黄,总会使我食欲大增。可是对于那咸咸硬硬的蛋白,我总是不愿吃的。记忆中,那些我吃剩的蛋白,总是爷爷奶奶吃的。如今,想起这些童年的往事,我总会抬眼望望星空,都说天堂里的人总会变成夜空中的一颗星,我不知哪一颗星是爷爷遥望我的眼?我不知,这些沉淀的记忆,他是否还记得?

 

玩伴们

爷爷奶奶的前院住着一对老人,我称他们为“前爷爷、前奶奶”,他们隔壁住着他大儿子一家四口。他的孙子、孙女自然成了我童年的玩伴。而且,因为我家住在他们屋后。所以,他们称我的爷爷奶奶为“后爷爷、后奶奶”,因为他们也都姓顾,若是以“顾爷爷、顾奶奶”相称,必然会混淆不清。而这“前后爷爷奶奶”,自然是不会混淆。现在想起,仍觉得这实在是很别致很有创意的称呼!他们兄妹二人,哥哥金存,比我长两岁,妹妹金秀和我同年。记得那时的“金存哥哥”是很不屑和我们这两个黄毛丫头为伴的,他总是和巷子里的一群“野小子”舞枪弄棍。不过,每当我们遭到“野小子”欺负时,他必定会挺身而出,俨然是我们的保护神。记得他家建了一座当时很是少见的两层楼,可不知为什么,却没有建楼梯,或许是为了节省空间吧。所以,要想到楼上玩,必须爬那颤颤巍巍,咯吱咯吱作响的竹梯。他们兄妹爬起竹梯,当然是游刃有余,不在话下。我虽然很是害怕,可又特别想尝试一番,也想爬上那高高的竹梯,想与天空更接近!爷爷奶奶都说爬梯子太危险,总让他们来我家,却从不肯我去他家。越是这样,那颗好奇想冒险的心越是蠢蠢欲动。虽然只隔着一道矮矮的院墙,在年幼的我的眼中,那儿却是一片神奇的世界。终于,在一个月明风清的夏夜,我在金秀的再三邀请下,瞒着爷爷奶奶,悄悄地,怀着激动而忐忑的心情,第一次登上了那架竹梯。至今似乎仍记得那竹梯有节奏地颤抖,仍记得那一刻的怦怦心跳,特别是那一夜的朦胧的星光月色,还有金秀妈妈摇着蒲扇娓娓道来的民间故事。那声音伴着飞蛾流萤,留在了童年的夏夜。

 

“蒋老头”

“蒋老头”其实并不姓蒋,这是好多年之后,我才知道的。他是一个孤独的老头,没有老伴,没有儿女,据说是因为家境贫寒,一辈子没能娶上媳妇。村子里的男女老少都称他:蒋老头。说起这个名字,还有一段来历。记忆中,他的脑袋总是光溜溜的,没有一根头发,光可鉴人。很像演片中蒋介石的光头形象,有善于联想的人,便不再称他的姓名,而以蒋老头相称,没想到这称呼越叫越响,村民们似乎都渐渐淡忘了他本来的姓名。至于年幼的孩子,都懵懵懂懂地认为,他一定是姓蒋的。他住在东巷的一座破旧的小茅屋内,茅屋前是他的园地,那里的果蔬品种特别齐全:脆生生的黄瓜,又酸又甜的番茄,黄澄澄沉甸甸,如灯笼般的南瓜,颗粒饱满的向日葵,穿着绿色外衣,垂着红红缨子的玉米棒……真是应有尽有。他的笑容从没有因为孤独而比别人少半分,除了侍弄园子,他最大的乐趣就是和门前门后的孩子玩耍了。有时,他会和孩子们玩石头剪刀布的游戏,孩子输了,便乖乖地让他刮刮小鼻子,他输了,园子里的果蔬,孩子尽管挑,而且不知怎的,总是他输得多,这可乐坏了这帮小馋猫们,大家都喜欢和他玩游戏,每每暮色降临,炊烟四起的傍晚时分,大人唤孩子吃晚饭时,很多孩子都是揉着滚圆的肚皮慢吞吞的从他家摇回家。而暮色四合的夜色中,留下陪伴他的永远只能是那缄默的茅草屋,和如豆的微弱的烛光!

 

七岁以前的记忆,七岁以前遇见的人,经过的事,都留在了童年。那些老去的亲人,有些已在天堂;那些长大成人的童年玩伴,有些再也没有遇见;可是时光的流转,不变的却是回忆这些往事时的温馨与感动。曾经的,短暂的,在生命长河中也可以镌刻成永恒的!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