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似水流年

所有的岁月都在悄然流逝,唯有文字可以将瞬间铭刻成永恒

 
 
 

日志

 
 

关于《读者》的点点滴滴  

2010-04-11 22:47:02|  分类: 点点滴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读者》的点点滴滴

顾文艳

 

花开了会谢,谢了还会再开。春夏秋冬,在四季的轮回更替中,我走过了三十载的岁月。回首来时路,从懵懂的少年时代,到如今挥手告别我的青春华年,始终有这样一位朋友陪伴我左右,她的名字就是《读者》。

第一次见到她的情形,仍旧历历如昨。那是一个春日的午后,暖暖的阳光透过木格窗棂,洒下一片柔柔的光晕。那片光晕静静地笼罩着她,她那时的名字还是《读者文摘》。那时的我刚刚到母亲任教的一所乡村中学读书,那本《读者文摘》是她的一位同事订阅的。第一次与她相遇,我便深深地着迷了,如饥似渴地读遍了每一页文字,虽然对于十三岁的我来说,有些文章我并不能真正读懂。因为那是一段“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少年时光。

初中毕业后,我考取了高邮师范,那是一所弥漫着书香琴韵的学校。微风中的桂花雨,落英缤纷的梧桐树,还有那古老的银杏树。踏着柔软的落叶,闻着甜丝丝的桂花香,一次次地沉浸在她带给我的那片真、善、美的世界。每一次的阅读,都是一次心灵的洗礼。每一次的阅读,都使我懂得了更多更多。还记得教我们文选的周老师,他每周都会抽两节课的时间,和我们共同品读“今日文学”。所谓“今日文学”,就是周老师将他一周以来读过的最感动的文章读给我们听。那时候,他带来的书籍杂志中,也总是有着她的身影。学校阅览室的书架上,属于她的那片小小的位置总是空着,因为她总是被某一位小读者捧在手中,静静地看着,默默地感动着!

初为人师,对身边那位年长我好几岁的同事,总觉得无法走得太近。直到有一天,我们共同谈起《读者》,才发现我们的性情爱好是如此的接近,才发现原来她也是《读者》的最忠实的读者。办公室的同仁们曾经这样打趣说:“你只要手捧《读者》,就好像从办公室消失了似的。”那都是因为,我一向嘴是闲不住的,但只要是阅读《读者》,我便对周遭的一切置若罔闻。很多人都认为《读者》只适合夜晚,点一盏台灯,在床头静静地阅读。可对于我来说,即使是再喧闹的环境,《读者》依旧可以为我圈一片真正属于我的纯净的精神家园。“躲进《读者》成一统,管它冬夏与春秋。”

到了恋爱的季节,那位不善言谈的他走进了我的世界。他从未给我送过鲜花,却会经常在报亭为我买一份《读者》;以前他从未读过《读者》,而现在我读过的每一期《读者》,他必定也会细细品读。

二十六岁的那一年,我的生命中出现了我至爱的宝贝,那就是我的孩子——涵涵。他几乎占据了我全部的业余时间。那时候的我,也几乎没有读过一本书刊杂志,当然除了《读者》。说起来,我一直不愿订阅《读者》的原因是因为,她差不多比我在报亭购买迟到一周时间。对于我来说,那一周时间实在是太长太长。每个月的三号和十八号,都如同我的节日,因为那两天是《读者》到达我们这个小城的报亭的日子。因为,那两天是我饕餮我的精神大餐的日子。涵涵呀呀学语时,每走到报亭,他都会发出“dū zhè”的音节,只有我明白,那是在提醒我购买《读者》,因为他曾一次又一次地看到我买《读者》的情形。

二十九岁的那一年,我离开了原来工作的学校,来到一所民办学校。这是一所寄宿制的学校,学生大都来自于农村。他们的精神世界几乎是荒芜一片,他们的父母几乎都是生意人,而且常年在外。第一次的读写课上,我给他们读了一篇《那种温暖戛然而止》。读着读着,我哽咽了一次又一次,而学生们也泣不成声。从那以后,几乎每一次在《读者》上读到感人的文章,我都会充满感情地读给我的学生们听。我发现我班的孩子们,渐渐变得文雅起来。更让我感动的是,他们都充满了爱心。他们懂得感恩,他们懂得关爱身边的每一位需要帮助的人。

三十个春秋,有一半的岁月,她曾陪伴我走过。在以后的漫漫人生旅途中,她依旧是我最依赖的朋友!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