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似水流年

所有的岁月都在悄然流逝,唯有文字可以将瞬间铭刻成永恒

 
 
 

日志

 
 

从容行走的上海博物馆  

2010-04-11 22:33:29|  分类: 点点滴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容行走的上海博物馆

顾文艳

 

炎炎夏日,再次来到上海!

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来上海了,自从妹妹在上海安家立业后,每年都会来好几次,特别是暑假,会在这个偌大的城市的一角呆上好几周。

我一直无法喜欢上这座国际化大都市,对一座城市的感情是需要培养的,但我总觉得无论再过多长时间,我也无法喜欢上海。

在这个喧嚣浮躁的城市里,充斥着冷漠而疲倦的面孔,所有路人面孔的线条都是那么僵硬,无论身边世界上演着怎样的悲喜剧,那些僵硬的线条似乎都无法柔和!汽车永远如蜗牛般在拥挤的道路上走走停停,每一列地铁都恨不得被挤得开裂。在熙熙攘攘的人流车流中,我如一粒尘埃,永远无法找到自己的位置。

直到今年暑假,来到上海博物馆,我才算找到了一处可以从容行走的去处!

在这个最繁华的闹市,在这个炎炎的夏日,你一旦走进博物馆,就会一下子跌入历史的长河。喧嚣的城市似乎不复存在,浓稠的暑气也瞬间退却,你会感觉到时光的倒流,我们好似回到了很远很远的古代。

一楼的石雕石刻,一尊尊记载着岁月的沧桑,那一尊无头的将军俑,不知是何年何月丢失了肩上的脑袋,可是他依旧伫立了几千年。他还会继续伫立多少年,我无从知晓。但我知道,在我的有生之年,他会依旧保持着这样伫立的姿态!石碑上的文字或古朴、或苍劲,有的字迹清晰得好似刚刚刻下,有的自己已模糊,石碑上深深的断痕,似乎向我们诉说着曾经遭受的战火与磨难。只是,那一切已经成为历史,年迈的石碑与古老的文字,它们就是历史的见证。它们即使默默无语,我却似乎可以听到人喧马嘶,似乎可以看到刀光剑影!

走在二楼的瓷器展览厅,厚厚的地毯,踏在上面悄无声息。偌大的展览厅,虽然人流不断,却没有一点声音,人们被震撼了!一只花瓶,一只碗,一只碟,它们趟过了多少条岁月的长河,才走到了今天,它们能完好保存至今又是何等不易。或许,他们曾是宫廷中的御用瓷器,后来流落民间,也曾颠沛流离,最终还是毫发无损。它们又曾经见证过多少血雨腥风呢?我不知道,你不知道,只有它们知道。

三楼的古钱币厅中,陈列的一枚枚古代钱币,形状各异,有的已布满厚厚的铜锈,那绿色的锈迹,告诉了我们它怎样的过往?那些各种材质的钱币,它们又是在多少古人的手中传递过,那些钱币的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故事?书画陈列馆中,在几百年后的异乡,我竟然与家乡的名人——郑板桥不期而遇,看着落款上的“兴化”二字,眼底竟有温热之感,朦胧中,我似乎觉得郑老先生的双眼正透过这副翠竹劲石图,看着这人世的沧桑变幻。

走在博物馆的每一处,都会浮想联翩;每一件展品,似乎都在向人们讲述着年代久远的故事。它们拂去了满身历史的尘埃,默默地伫立在五千年的古老岁月中!

上海博物馆,它可以让每个匆匆过客为之驻足停留,它应该是上海这座不夜城,唯一可以看见“秦时明月”的地方吧!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